新闻资讯

主页 > 新闻资讯 > 征地拆迁 >

土地补偿款分配尽可能做到情钱兼顾

发布时间:2020-01-09 13:41

  随着城镇化的推进,农村土地不断被征收,由此而产生的土地补偿款分配纠纷也不断增加,影响亲情和睦。部分被征地农民将补偿利益分配问题放置于家庭亲情之上,放大了家庭、兄弟姐妹之间平时的各类恩怨,作为争夺更多补偿款的理由,从而直接损害了亲情关系。而法律固然可以调整补偿款这块蛋糕的分配,但更多的则需要亲人之间在利益面前算一算亲情账。梅州中院法官通过案例,向读者阐述其中的是非得失。

  赡养老人的儿女可多分补偿款

  兴宁市大岭村的阿芹、阿英、阿梅、阿胜(均化名)系四兄妹,随着三个妹妹的出嫁,哥哥阿胜耕种父母名下的责任田,在老人相继去世后主持家中的一切事务。2007年,国家征收老人遗留下的一亩责任田,并支付补偿款11万余元。阿胜没有与妹妹商量,从村委领取补偿款后据为已有。

  三个妹妹知悉后起诉至兴宁法院,认为责任田土地补偿款是遗产,要求每个人按份继承其中的四份之一。而哥哥在法庭上则认为,三个妹妹出嫁后一直没有与老人生活,自己打理整个家务事,还照顾老人的日常生活和送终的丧葬事宜,自己理应获得责任田补偿款。在法院审理期间,妹妹阿梅看到哥哥生活还比较辛苦,于是向法庭表示自己名下的补偿款归哥哥所有。

  兴宁法院审理后认为哥哥阿胜在与老人共同生活期间为老人提供了主要经济来源,对老人尽了赡养义务,在分配补偿款时可以多分,确定其妹妹阿芹、阿英分别获得补偿款的10%。

  法官建议:

  争款前先自问是否尽孝道

  梅州中院民一庭副庭长陈卓军认为,补偿款如果是老人的遗产,按照《继承法》的规定,与老人共同生活又尽了赡养送终的一方可以多分补偿款,但不是全部占有,兄弟姐妹之间无论是否各自成家,在此种情形下分割老人责任田补偿款时,要本着依法、谦让的原则,为老人养老送终的一方要向兄弟姐妹们多解释多沟通,另一方也要多理解并支持尽孝道的一方,这既符合法律精神,也与道德传统并行不悖。

土地补偿款分配尽可能做到情钱兼顾

  争补偿款要先照顾困难兄弟

  2012年12月,陈某辉听到政府要建设新城区,将征收父母遗留的老房屋并给予土地补偿款,想到自己多年打工却仍然收入低下,别人在政府征地的过程中获得了大量的补偿款从而过上了好日子,也想利用此次机会捞多点好处改善自己的生活,于是向哥哥提出分割房屋的六份之一给自己,这样自己就能稳拿补偿款的六分之一了。哥哥陈某彬则认为应该先扣除自己当初修葺房屋用去的三万多元后才能分割补偿款。

  急于求成的陈某辉听到后认为哥哥是变相截留补偿款后再平分,情急之下说哥哥对自己没有养育之恩,还荒废了自己的学业,双方打起了骂仗。原来,陈远彬的父母生育六个子女后双双早亡。作为长子的他挑起了当家的重担,三十多年来,将未成年的三个妹妹和最小的弟弟陈某辉拉扯大,又赡养年迈的外婆,现老屋已经弃之不用。经过调解,做哥哥的与妹妹们将老屋各部分的四分之一至二分之一分割给弟弟,希望在分配补偿款时让更多的份额改善弟弟的生活。

  法官建议:

  法律非万能亲情胜过一切

  《婚姻法》第29条规定了兄弟姐妹之间的扶养义务,即“有负担能力的兄、姐,对于父母已经死亡或父母无力抚养的未成年的弟、妹,有扶养的义务。由兄、姐扶养长大的有负担能力的弟、妹,对于缺乏劳动能力又缺乏生活来源的兄、姐,有扶养的义务。”但《继承法》并没有对这种兄弟姐妹之间的抚养权有所“补偿”,也就是说父母死亡后,兄弟姐妹之间相互抚养照应并不能在继承父母财产时有所倾斜。

  诚如本案,从法律上讲,五兄妹谁都没有多得土地补偿款的权利,面对三十多年积累起来的兄弟姐妹亲情,本案主审法官并没有直接从法律分析入手,而是与五兄妹谈亲情,“念旧情”,回忆兄妹共度艰辛生活的往事,最终,五兄妹抱在一起痛哭流涕,大度的哥哥主动让出更多的份额给弟弟,几个姐姐也把自己的部分份额让给弟弟,五兄妹重归于好。

  陈卓军认为,补偿款的分配客观上存在“你多我少”的“分蛋糕”情形,尽管可能存在各种多分少分或者均分的情形,但是家庭成员之间要以亲情为重,毕竟血浓于水,为了补偿款而抛弃亲情,同室操戈,既令人痛心,也得不偿失。所以,要以宽容、谦让、和睦为原则,互谅到让,适当照顾生活相对困难的兄弟姐妹,让长辈传下的亲情得以延续。

  陈卓军建议,为了减少纠纷,家庭成员在得知土地、房屋可能被征收时,也可以协商并订立土地补偿款分配协议,从而避免争议,破坏“无价”的亲情。

  • 上一篇:空挂户口不能得到征地补偿款
  • 热点推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