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主页 > 新闻资讯 > 刑事诉讼 >

勇于质疑指纹鉴定结论

发布时间:2019-08-28 14:45

  案情简介

  2011年4月17日,某人民检察院指控夏某2010年3月至9月涉嫌实施三起盗窃案:1、2010年3月16日,被告人夏某窜至A市A区龙峰新村1座303室,盗走被害人某3000元人民币、三星X199手机一部、佳能A80型相机一部(以上两物经鉴定价值1280元人民币)、诺基亚手机一部、精工手表一块(以上两物因无实物无法估价)。2、2010年7月25日,被告人夏某窜至A市A区湖滨新村3-608,盗走被害人付某4000元人民币及金器。3、2010年9月16日晚上,被告人夏某伙同连某(另案处理)窜至A市B区桂香新村4-301室,盗走被害人邵某330元人民币和斯达康小灵通一部(经鉴定价值360元人民币)。为证实上述指控,公诉人提供证据有:被告人夏某的供述;被害人严某、付某、邵某的陈述;证人林某、付小某的证言;价格鉴定结论;指纹鉴定结论;现场勘查笔录及现场照片;抓获经过、户籍证明等书证。2011年7月,某人民法院判夏某犯盗窃罪,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办案思路及心得

  经仔细阅卷,辩护人发现,能将被告人夏某与“2010年3月16日A市A区龙峰新村1座303室盗窃案”和“2010年7月25日A市A区湖滨新村3-608盗窃案”(以下统称“A区盗窃案”)联系到一起的证据仅有公诉人提供的两份指纹鉴定书(经鉴定A区盗窃案现场提取的指纹与被告人夏某身上提取的指纹基本一致)。如果能冲破这个联系点,或者对该联系点提出合理的质疑,则起诉被告人夏某构成盗窃罪的事实基础即“多次盗窃”、“盗窃数额较大”的情节将被改变或者质疑。 指纹鉴定在司法活动中应用广泛,赋予的证明效力极高,特别是在盗窃案件中。盗窃案具有隐秘性强,不易被人发现的特点,往往缺少相关的证人证言证实案犯盗窃事实,除非当场抓获案犯,否则赃物很难起回;再加之犯罪嫌疑人守口如瓶,拒不供认,能证明犯罪嫌疑人可能犯罪的就只剩下其遗留在现场的指纹。故司法实践中,指纹鉴定结论作为盗窃案定罪依据、甚至独证定案的情况非常普遍。 综合考虑上述利弊情况后,辩护人确定减轻刑罚的最低辩护目标,但采取的辩护思路则为“无罪辩护”。 本案被告人夏某之行为尚未达到盗窃罪的定罪标准,不构成犯罪,不应承担刑事责任。具体如下: 1、两份指纹鉴定书不能绝对证明A区两起盗窃案系被告所为。 首先,从科学角度理解,指纹鉴定是将现场采集的指纹与档案指纹进行比对,作为一种个人识别技术。但该技术主要依赖的统计学基础数据及匹配标准,是否充足科学、可靠、客观,没有任何肯定性证明,其精确性和误证率未经过测试,没有具体数据可供参考。作为个人识别技术,指纹鉴定是否绝对无误无法肯定。 其次,在A区盗窃案现场获取的指纹印记是不完整、模糊、受到污损的,需要用化学方法进行处理或用紫外线进行辐射才能辨认。将这种模糊、污损的指纹与从被告人夏某十指直接提取的清晰指纹进行比对,其准确性有多高值得怀疑。

勇于质疑指纹鉴定结论

      再次,在两份指纹鉴定书中,鉴定人均以“被告指纹与现场指纹的中心部位纹线流向相似,相应部位的细节特征均相吻合,共找出10个比对特征”作出现场指纹系被告所留的鉴定结论。前面这些表述透露,鉴定人也不能完全确定被告指纹与现场指纹一样,只是相似而已;且是否相似、细节特征是否吻合,也都是鉴定人员依主观判断,没有具体数据作为参考;又如何能确定对比10个特征吻合就能断定为相同指纹,为何确定不需要11个、12个甚至更多相吻合的特征。那么这种受鉴定人专业能力、心理素养等影响的鉴定结论就有可能不能客观、准确反映事实情况。 最后,假设现场提取的指纹是被告所留,也只能说明被告人曾到过现场,若没有其他更充足的证据相佐证,不能认定被告就是A区盗窃案的实施者。 故根据刑事诉讼法“疑罪从无”“独证不为证”等原则,应当认定被告人夏某与A区两起盗窃案无关。 2、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盗窃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盗窃数额认定标准问题的规定》及相关规定,A市辖区盗窃犯罪定罪起刑标准为:个人盗窃公私财物二千元以上(即二千元才达到刑法规定的“数额较大”),或者在一年内入户盗窃或者扒窃3次以上(即三次以上为刑法规定的“多次盗窃”)。 如上文所述,被告人并没有参与A区两起盗窃案,仅在A市B区桂香新村4-301室(以下简称“B区盗窃案”)盗走现金330元及斯达康小灵通一部(经鉴定价值360元人民币),总价值不足700元。故根据前述相关法律的规定,被告人之行为没有达到刑法规定的盗窃罪定罪标准。 指纹鉴定结论往往为犯罪侦查寻得方向,在刑事犯罪审判中亦是重要依据,其证明效力被广泛接受,其准确性被认定为权威而不可置疑。但作为辩护律师,应当勇于质疑权威,提出各种合理的可能,从而达到影响审判人员对整个案件的评价和判断。本案中,无罪辩护的思路虽没有对案件的定性产生影响,但对指纹鉴定结论的质疑却成为法官量刑的考量因素。

  裁判结果

  2011年7月,某人民法院判夏某犯盗窃罪,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 上一篇:持械聚众斗殴与普通聚众斗殴有什么不一样
  • 热点推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