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主页 > 新闻资讯 > 交通事故 >

回看一下醉驾入刑实施以来各种首例案例

发布时间:2019-09-29 15:02

  一、酒驾致人死亡第一人:周壮成醉驾案

  5月2日凌晨3时20分许,周壮成超速驾驶湘AA7972号轿车沿株洲市区红旗北路由南向北行驶至翠竹路路段时,遇受害人周正骑自行车在其前方同向同车道行驶,周壮成的轿车正面撞击其自行车尾部,周正当场从自行车上被撞飞,人被重重地抛在周壮成驾驶的汽车挡风玻璃上,造成周正当场死亡、两车受损的交通事故。随后,坐在车里的周壮成的朋友急忙拨打了120及110电话。医务人员赶到现场后,受害人周正已当场死亡。5月2日,株洲市交警部门对事故现场进行勘测检验后,认定周壮成负本次交通事故的全部责任,受害人周正不负事故责任,周壮成同日被刑事拘留。5月3日,经公安部门委托,由株洲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对周壮成现场抽取的血液样本进行鉴定,每100ml血液中酒精含量达到105mg,认定属于醉酒驾驶。由此,周壮成成为今年5月1日“醉驾入刑”实施以来,全国首例醉驾致人死亡的肇事司机。

  5月11日,石峰区人民检察院以“交通肇事罪”对周壮成提起公诉,对于起诉罪名,公诉机关解释道:危险驾驶罪是行为犯,醉酒驾车无论情节严重与否均可构成本罪,所以醉酒驾驶不以情节论,只要具有这种行为就应当受到刑罚处罚,而我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中规定的“交通肇事罪”,必须是肇事人造成严重过失的后果才给予刑事处罚。同时,《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穴八?雪》第二十二条第二款规定:“有前款行为,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从该款规定可以看出,如果由于危险驾驶行为造成了交通事故等后果,涉嫌构成其他罪的,应依法以处罚较重的罪名定罪处罚,因此,本案应以“交通肇事罪”提起公诉。目前,该案正在审理当中。

  评析:本案周壮成醉酒驾车致人死亡,其行为涉嫌构成危险驾驶罪和交通肇事罪,一个醉驾行为牵连两个罪名,但交通肇事罪的处刑较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八)》第二十二条第二款规定,本案周壮成可能将以交通肇事罪被定罪处刑,其面临的将是法律的严厉制裁。周壮成醉驾造成的后果令人心痛,其因一时糊涂而将遭受严厉的法律制裁同样给人以警醒,它再一次告诫人们,应该爱惜自己和别人的生命财产,遵守交通规则,遵守法律法规。

  二、河北客车司机酒驾第一人:韩某醉驾案

  2011年5月24日下午3时,秦皇岛市公安交警支队二大队二中队民警王超在海港区建设大街处理一起大客车与一辆小轿车刮碰事故中,发现大客车司机韩某有饮酒嫌疑,立即对其进行了吹气式酒精检测,发现其酒精含量高达185mg/100ml,属醉酒驾驶。二大队大队长杨晓东立即通知事故中队,对韩某进行了抽血保存和检测。5月27日,物证检验报告确认,该驾驶人韩某当时血液内的酒精含量为168.6mg/100ml。据此,交警部门于当日下午决定对韩某处以7天刑事拘留,并依据程序向检察机关报捕。目前,该案正在审查当中。运营客车司机醉酒驾车被刑拘,这在河北属首例。

回看一下醉驾入刑实施以来各种首例案例

  评析:营运客车关系着众多人的生命、财产安全,一旦司机醉酒驾车,不仅对整个交通秩序是巨大的威胁,对车内众多的人身、财产安全也是巨大的威胁。因此相较于私家车主而言,公共客车司机酒后驾车其潜在的社会危险性要更大,更需通过严厉的刑罚予以遏制与防范。力度体现着严肃,不论是公安部下发通知要求,对违法犯罪行为不查处、不立案的,要严肃追究办案人责任;还是各地警方正在掀起的气势如虹的执法浪潮,都表明了公安交警部门严格执法的决心。具体到该案,醉驾司机韩某不仅将面临着拘役、罚金等刑事处罚,按照相关行政法的规定,其还要面临终身禁驾的制裁。“一日酒驾、终生追悔”,因为一时的酒兴,就要付出如此巨大的成本,这次教训对他来说无疑是深刻的,也将对全社会起到极大的威震与惩戒作用,树立法律的权威与公信。

  三、英菲尼迪车主酒后肇事逃逸:陈家醉驾案

  据公诉机关指控,2010年5月9日凌晨5点35分,被告人陈家饮酒后超速驾驶英菲尼迪牌小轿车,在由北向南行驶到长安街建国门外大街永安里路口时,违反交通信号灯,车辆前部撞上前方等候交通信号灯放行的菲亚特牌小轿车,后又撞在正常行驶左转弯的639路公交车左前侧。之后,陈家弃车逃逸。事故造成菲亚特车主陈伟宁和他6岁女儿死亡,陈伟宁的妻子重伤。当天下午三点多钟陈家被查获,经公安交管部门认定,陈家承担此次事故全部责任。随后,公诉机关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将其起诉。

  2011年5月17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此案。庭审中,公诉机关认为,陈家明知酒后不能驾驶机动车,却违反交通法规驾车超速行驶,致两人死亡,一人重伤,严重危害了社会公共安全,其行为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而陈家的辩护律师则认为,陈家的行为是过失而非故意,其在主观上曾试图避免事故的发生,只是没有能够采取合理的处置方式,同时陈家在驾驶过程中也并不存在追逐、飙车等危险行为,因此其行为符合交通肇事罪的构成要件,而不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法庭没有当庭作出判决。

  评析:该案发生在刑法修正案(八)生效之前,因其后果特别严重,且在审理时刑法修正案(八)刚刚生效,因而备受关注。如果仅从醉驾行为来看,仅有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行为,构成危险驾驶罪,可判处拘役、并处罚金,其处刑较轻;如果既有醉驾行为,又有醉驾肇事的既成事实和严重后果,则一行为牵连两个以上的刑法罪名,法律上则适用重罪吸收轻罪的处刑原则,应以交通肇事罪或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等其他罪名定罪量刑,处刑相对较重。但是,不管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还是辩护人辩称的交通肇事罪,两者在主观故意上存在着明显的不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主观上必须为故意,而交通肇事罪主观上则为过失,行为人酒后驾驶车辆,其主观到底为故意还是过失,不能仅依据当事人的陈述,要根据一定的客观现实进行综合判断,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因为它直接关系到案件的定性,同时这也是司法机关在处理“醉酒驾车”行为时不得不面临的一道难题,值得我们思考与探讨。

  在豪饮风兴盛、酒桌文化顽固环境的熏陶下,要将酒后驾车行为进行有效地控制与治理,任重而道远。反观之前,酒后驾车行为之所以屡禁不止,发案率居高不下,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执法不严,“前紧后松”的运动式执法、“看菜下碟”的选择性执法等现象大量存在,极大地损害了法律和执法部门的公信力。因此,“醉驾入刑”新规的应运而生,一个重要意义正在于从原来的突击式检查、选择性执法,转为依靠法律为后盾的常态化控制与管理,实现打击与治理酒驾行为的长期化、制度化。面对一个个典型而生动的真实案例,人们更应当有所警示,更应当学会自控。随着“酒驾入刑”观念的更进一步深入以及执法力和公信力的进一步加大,人们不仅会关注“第一人”,关注高晓松,更会关注“每一个”。只有治理坚持不懈,力度持续不减,才能真正有效控制与遏制醉酒驾车行为,维护社会公共交通秩序的安定与有序,维护百姓的安宁与和谐。

  醉驾入刑以来这么多年过去了,大家对这样一些案例的记忆也淡淡的散去,即使是那时候在个条例上跌了重重一跤的注明创作人高某某也早已重新开始了新的生活,重新活跃在了公众视线里。事件的结束并不意味着法律的威慑力在减轻,公信还在,警钟长鸣,希望每一位读者能约束好自己的行为,为自己,也是为这个社会负责。以上就是小编为您提供的全部信息,如果您对以上内容还存在着一些疑问,或者需要了解更多与之相关的内容,可以到同律网找在线法律顾问进行咨询,我们可以根据实际情况为您提供解决方案,谢谢阅读!

  • 上一篇:保险公司以原告实习期独自上高速为由拒赔被告上法庭
  • 热点推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