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案例解析 > 股权纠纷案例 >

金刚铸造公司股权转让纠纷案例

发布时间:2019-10-08 17:03

  案情概括

  原告:谢某 被告:张某、上海金刚铸造有限公司

  2007年6月10日,被告张某与上海新兴事业有限公司(简称:新兴公司)共同合作设立上海金刚铸造有限公司(简称:金刚公司),注册资本为300万美元,由新兴公司提供59亩土地,张某拥有100%的股权。金刚公司成立后,张某将其20%的股权转让给原告,原告共计向金刚公司汇款美元392908.64元。根据金刚公司2010年6月10日的营业执照,其实到注册资金为50万美元。2009年10月至2010年3月间,原告多次与张某商讨股权回购事宜。2010年3月13日,金刚公司董事会作出A、B两个决议案(以下简称3.13决议),具体规定了股权转让以及支付转让款的方案。

  原告诉称,张某并未按合同、章程的约定缴纳出资,并将原告的出资当做其个人出资进行验资。原告与两被告达成股权转让协议后,虽未到政府相关部门办理变更登记手续,但原告实际于决议签订后即离开公司,张某也向员工宣布原告乙退股的详细。由于两被告始终未向原告支付相应的股权转让款,故提起诉讼,要求判令两被告支付股权转让款。

  被告张某辩称,中外合作经营企业股权的变更,必须经审批机关批准和登记机关变更登记,光有董事会的决议无效。并且,董事会决议本身也有违法之处,如将属于金刚公司的两处房产作价支付转让股权转让款,会造成公司的注册资本减少。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被告金刚送死辩称:本案属于股东之间的股权纠纷,与金刚公司并无关联。

  审理中,原告以两被告故意 不到政府部门办理股权变更手续,认为制造诉讼障碍为由,于2010年11月27日增加了一项诉讼请求,即请求判令两被告到政府有关部门办理因本案所涉股东、股权变化所引起的一切法律手续。

  最终,法院判决1、被告张某、被告伤害金刚铸造有限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就原告谢某将其在上海金刚铸造有限公司的股权转让给被告张某事宜至审批机关办理相关的股权变更手续。2、被告张某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谢某支付股权转让款40万美元或人民币3311600元;3、对原告谢某的其余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金刚铸造公司股权转让纠纷案例

  律师分析:

  本案主要涉及以下几个法律问题:

  一、关于未缴纳投资的合作方是否享有股权的问题

  按照公司法理论,股东所持有的股份既可以是以原始出资方式而实际缴纳的股款所折算出的股东在公司出资中所占的比例或数量,也可以是股东以协议方式认缴但未实际出资的承诺比例或数量。由于中外合作企业的出资责任不同于公司法所规定的实收资本制,合作当在设立中外合作企业的申请获得审批机关批准后,可以暂不缴纳出资,向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申请登记,领取营业执照,即可成立企业。出资可以在营业执照签发以后缴清,也可以采用分期缴付的方法,合作各方依照合作企业合同约定的期限履行缴足投资或者提供合作者条件的义务。这种体制使中外合作企业的设立较为容易,成立后的资金运作也更为便捷、灵活。但是相应的也产生了没有缴纳出资的合作方是否享有股权的问题。

  虽然本案被告张某在转让股权之前尚未缴付其认缴资本的对价,但法院并没有将张某向原告转让股权的行为认定为无效民事行为。原因在于1、金刚公司依法设立后,有关合同、章程、营业执照等具有公示效力的登记文件中均有被告张某作为公司合作方及股东的记载,被告张某作为合法股东,享有由股东代表的股东资格及相应的权利。事实上,被告张某也行使了包括表决权、收益权、知情权等在内的股东权利,其所从事的经营管理公司的行为均应视为代表被告金刚公司所作的行为。如果以被告张某未出资为由认定其不享有股权,则被告张某代表公司所作的一切行为均应认定为无效民事行为,这种认识所导致的社会经济秩序混乱是可想而知的。2、《中华人民共和国合作经营企业法实施细则》第二十条第一款规定“合作各方应当根据合作企业的生产经营需要,依照有关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在合作企业合同中约定合作各方向合作企业投资或者提供合作条件的期限”。对于在合同约定的投资期限届满前未缴纳投资的合作方对合作企业享有的权利,法律行政法规均未作任何限制性规定。因此,在合同约定的缴纳投资期限内,以被告张某未出资为由认定其不享有股权显然缺乏法律依据。3、被告张某向原告转让股权的行为没有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并且报经审批机关批准,换发了批准证书,工商登记资料亦作了相应的变更记载,符合转让股权的法定条件,应属有效。

  二、关于3.13协议的法律效力问题

  3.13协议具有董事会决议和股权转让合同双重属性。如前所述,股权转让合同的生效应当符合下列条件:1、合作他方的书面同意;2、审批机关的批准。原告与被告张某在3.13决议签字之时,双方的股权转让合同即已成立。被告金刚公司的其他合作方参与了3.13洗衣,可以视为同意股权转让合同。但本案直至原告起诉时,被告金刚公司仍未向审批机关报送有关申请文件,致使合同未能生效。在诉讼期间,原告与被告张某对股权转让这一事实均无异议,对应根据3.13协议办理有关报批手续的事实亦无异议,从而可以认定原告与被告张某3.13协议中关于股权转让的意思表示真实。如果直接否定股权转让何婷的法律效力,既不符合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也不利于市场交易安全的稳定。

  从合同履行的角度看,原告自3.13协议后,即推出金刚公司的经营管理,将其所享有的包括表决权、收益权、知情权在内的股东权利实际交付给被告张某,可以说,原告方的合同义务已经履行完毕。股权转让合同本身不存在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的情况,如当时能够正常报批,则合同可完全履行。如果仅仅以欠缺报批手续这一生效要件否定合同的法律效力,显然有违诚信、公平的法律原则,不利于维护社会经济秩序的发展。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提供的股权转让全部信息,如果您对以上内容还存在着一些疑问,或者需要了解更多与之相关的内容,可以到同律网找在线法律顾问进行咨询,我们可以根据实际情况为您提供解决方案,谢谢阅读!

  • 上一篇:股东权出现分歧导致公司僵局被要求解散公司
  • 热点推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