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案例解析 > 股权纠纷案例 >

谢某与张某某、某铸造公司股权转让纠纷一案

发布时间:2019-12-30 09:23

  [案情介绍]

  原告谢某因与被告张某某、上海某某铸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某公司)发生股权转让纠纷,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原告谢某诉称:原告与被告张某某原为大学同学,张某某提出将其在被告某某公司中的20%股份转让给原告。基于对老同学的信任,原告按张某某提出的价格,先后向某某公司汇入40万美元,以投资人身份被列名为某某公司的副董事长,但一直未参与某某公司的经营管理。1999年9月原告应邀暂时管理公司时,才发现张某某并未按合同、章程的约定,将其许诺投入的211万美元现汇及价值89万美元的生产设备注入某某公司,而是将原告投入的资金当作他个人出资进行验资,并且在经营管理期间还有违规操作及侵害其他股东权益的情形。为此,原告向张某某要求退出某某公司,由张某某按原价收购其出让给原告的20%股权。张某某表示同意,并与原告达成协议,草拟了《股权让度协议书》,但在行将签约时,因张某某变更付款条件,致签约未成。双方又确定以某某公司董事会决议案的方式代替股权转让合同。2000年3月13日,某某公司董事会作出A、B两个决议案(以下简称“3·13决议”),同意原告将某某公司20%股权以40万美元的价格转让给张某某;同意在决议签署后两日内,将公司购买的金沙江路65弄7号404室之房产作价421145元人民币过户给原告,同时将金沙江路69号底层店面出售款中的150万元人民币先支付给原告,余款由某某公司向原告开出远期银行汇票每月支付一次;若有任何一期透支或被退票,原告有权主张全部未到期债权。由于张某某实际是某某公司的全额投资人,因此张某某对原告的付款行为,即为某某公司向原告的付款行为。董事会决议作出后,原告即离开某某公司,张某某也已经向员工宣布了原告退股的消息。而张某某并未将金沙江路65弄7号404室之房产过户给原告,某某公司也未向原告开出远期银行票据支付余款。原告认为,股权转让协议签订后,虽未到政府相关部门办理变更登记手续,但已经是依法成立的合同,具有法律约束力。现在张某某和某某公司未按协议向原告支付相应的股权转让款,已构成违约。为维护己身合法权益,故提起诉讼,请求判令张某某立即向原告支付股权转让款40万美元或按1:8.279的比例折算的人民币3311600元;判令某某公司连带清偿张某某的这一债务。

  被告张某某辩称:被告某某公司是本人与案外人上海某某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某公司)共同设立的中外合作企业。原告谢某为了参股,共向某某公司汇入资金392908.64美元,不是40万美元。谢某的资金是汇入某某公司,而某某公司不是本人的私人企业。谢某将本人列为本案被告,没有事实根据。某某公司确于2000年3月13日作出董事会决议,全体董事同意由本人承购谢某的20%股权。根据《中外合作经营企业法》的规定,公司股权的变更,光有董事会决议是不行的,必须经过审批机关的批准和登记机关进行变更登记。这次董事会还决议,将属于某某公司的两处房产作价给谢某支付股权转让款。此举如付诸实施,就会造成合作公司的注册资本减少,这有悖法律规定。董事会虽然决议谢某把价值人民币300万元以上的股权转让给本人,但由董事会决议的形式转让,不符合法律的要求。根据经济合同法的规定,经济合同除即时清结的以外,应当采取书面形式。决议后,谢某没有与本人订立过转让的书面合同。基于以上理由,谢某现在根据某某公司2000年3月13日的董事会决议主张支付股权转让款,是违法的,其诉讼请求不应当支持。

  被告某某公司辩称:本案是股东之间的股权纠纷,与本公司没有关联。

  审理中,原告谢某以被告张某某、某某公司故意不到政府部门办理股权变更手续、人为制造诉讼障碍为由,增加一项诉讼请求为:判令张某某和某某公司到政府有关部门办理因股东、股权变化所引起的一切法律手续。

  针对原告谢某增加的诉讼请求,被告张某某和某某公司答辩称:由于金沙江踣69号底层房屋的出售事宜未能如约成交,也由于谢某已经要求政府职能部门停止办理某某公司的股权变更手续,所以某某公司无法办妥股权变更手续,并非拖延不办。2000年12月5日,在谢某借故拒绝参加的情况下,某某公司召开了一次董事会,作出了“关于2000年3月13日之A、B决议终止执行”的决议(以下简称“12.5决议”)。因此,谢某退股的事实前提已不存在,其支付股权转让款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某某公司不会再因谢某而去办理股权变更手续,谢某增加的诉讼请求也不能支持。况且谢某增加的诉讼请求与原来的诉讼请求是两个法律关系,应当分案起诉、分案审理。

  [案情分析]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对双方当事人提交的证据进行综合评判,确认本案事实如下:

  1997年4月,被告张某某与案外人某某公司签订《中美合作经营上海某某铸造有限公司合同》,约定合作设立被告某某公司,合作各方自营业执照签发之日起,三年内提供完合作条件。同年5月29日,某某公司经上海市人民政府批准成立,并于6月10日取得营业执照。1997年7月以后,原告谢某投资,成为某某公司的股东。后双方因某某公司的资金以及经营等问题发生矛盾,谢某要求退股。有谢某、张某某以及案外人某某公司出席的某某公司董事会作出“3·13决议”,同意由张某某承购谢某的20%股权。

  关于被告某某公司的资金。原告谢某以营业执照的记载,认为只有50万美元;被告张某某对营业执照的记载虽无异议,但以己方提交的证据4,主张至2000年4月1日,某某公司的资金是861398.64美元。资金是法人行为能力的财产基础,也是社会各界确认法人行为能力的一项依据,应当公示于众。对企业法人资金的认定,只能以法人营业执照上的有效记载为准。在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尚未对企业法人的注册资金进行变动登记前,应当认定某某公司到位的注册资金是50万美元。

  关于原告谢某向被告某某公司的投资数额。被告张某某以进账凭证为据,主张是392908.64美元;谢某起诉时主张其投资是40万元,在审理中认为可能因银行扣除手续费之故,而使投资款不足此数,对张某某的主张不再表示异议。“3.13决议”议定的是谢某将其持有的某某公司20%股权作价40万美元转让给张某某,不是某某公司退还谢某的投资款,因此认定谢某原向某某公司的投资数额,与本案的处理没有直接关系。但由于双方当事人存在争议,因此应当确认谢某向某某公司的投资数额为392908.64美元。

  关于“12.5决议”。原告谢某对“12.5决议”本身的真实性不持异议,但对该决议的合法性持有异议。因此,应当确认“12.5决议”这一事实存在。

  关于被告张某某和某某公司是否到政府审批机关申报过股权变更。原告谢某以己方提交的证据11,主张张某某和某某公司从未向政府审批机关申报;张某某和某某公司则以已方的证据3,主张申报过,只是由于谢某委托的律师向政府审批机关发函阻扰,才未办成。是否申报与申报后是否办成,是两个不同的法律事实。张某某和某某公司的证据3,虽然能证明谢某委托的律师曾经发函要求停止办理,但不能证明张某某和某某公司确实申报过。除此以外,张某某和某某公司没有提交任何向政府审批机关递交过的股权变更申报材料。谢某提交的证据11,却能证明某某公司没有向政府审批机关申报过股权变更手续,应当确认此为本案事实。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认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二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履行的中外合资经营企业合同、中外合作经营企业合同、中外合作勘探开发自然资源合同,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本案是在履行中外合作合同过程中发生的股权转让纠纷,根据这一规定,应当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审理。

  原告谢某为退出被告某某公司的合作经营事宜,与被告张某某以及案外人某某公司达成了“3·13决议”。该决议不但议定了某某公司股东间转让股权的方案,还对受让方如何向出让方支付转让款等问题作出规定。“3·13决议”具有董事会决议和股权转让合同的双重属性,谢某与张某某在“3·13决议”上签字时,双方的股权转让合同即已成立。仅就合同的效力而言,该股权转让合同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且该意思表示符合法律,应当认定具有法律效力。张某某后来虽然又与某某公司达成了“12·5决议”,欲以此决议否决“3·13决议”中的股权转让合同,但由于股权转让合同中的另一方当事人谢某未参与“12·5决议”的议定,因此“12·5决议”不能影响股权转让合同的效力。

谢某与张某某、某铸造公司股权转让纠纷一案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作经营企业法》第十条规定:“中外合作者的一方转让其在合作企业合同中的全部或者部分权利、义务的,必须经他方同意,并报审查批准机关批准。”原告谢某虽与被告张某某达成了股权转让合同,并且该股权转让行为已经得到被告某某公司董事会的同意,但依法还应报经审查批准机关批准。由于某某公司未按“3·13决议”申报股权变更手续,致股权至今不能转让,股权转让合同未能发生当事人预期的法律效果。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九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案件,其中一部分事实已经清楚,可以就该部分先行判决。”原告谢某的原诉讼请求是判令被告张某某支付股权转让款,而股权转让款的支付必须以股权转让行为得到审查批准机关的批准为前提。鉴于谢某与张某某之间订立股权转让合同的事实已查清,谢某也已提出关于判令张某某和被告某某公司办理股权转让手续的诉讼请求,依法可对谢某增加的这一诉讼请求先行判决。至于谢某关于支付股权转让款的诉讼请求,待先行判决生效后视审查批准机关的审批结果再行处理。据此,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于2001年10月24日判决:

  被告张某某、被告某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就原告谢某与张某某之间的股权转让事宜,至审批机关办理相关股权变更手续。

  先行判决后,双方当事人均未上诉,一审判决生效。被告张某某和被告某某公司在判决生效后,到审批机关申报了股权变更。审批机关也已经按照申报,将某某公司的投资者变更为张某某和案外人某某公司。

  先行判决执行完毕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再次公开开庭,对双方当事人之间的股权转让款支付事宜进行审理。

  原告谢某诉称:被告张某某与被告某某公司已经按照生效判决的规定,履行了股权变更登记手续。为此,张某某和某某公司应当向原告支付约定的股权转让款40万美元。鉴于“3·13决议”作出时,某某公司正处在经营困难中,因此当时约定由某某公司出卖相关房屋后支付股权转让款。现该协议签订已近两年,某某公司的经营状况好转,故要求张某某和某某公司即时付款。

  被告张某某辩称:“3·13决议”作出的基础,就在于以售房款折抵股权转让款。由于相关房屋的销售实际是由原告谢某操作的,房屋未能售出,其责任在于谢某,故不同意立刻以现金方式给谢某付款。另,谢某的退股给某某公司的经营造成很大压力,谢某应当分担因此给某某公司造成的亏损。

  被告某某公司辩称:原告谢某的退股行为确实给本公司的经营带来损失,同意被告张某某的意见。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

  “3·13决议”分A、B两部分。决议A议定:被告某某公司以及全体董事同意将上海市金沙江路(包括全部内装修)作价人民币421145元过户给原告谢某,公司或董事会成员应配合谢某办理房产过户手续,于决议签署两日内将相关手续交谢某;董事会同意将上海市金沙江路69号底层店面房以总价人民币2706545元、首付95%的条件出售,卖房首期款中的人民币150万元支付给谢某,余款付给张某某;房产作价及出售款,作为张某某支付的部分股权转让款,其余股权转让款的支付由决议B调整。决议B议定:谢某持有的某某公司20%股权作价美元40万元或人民币3311600元。根据决议A,张某某以房产作价及出售款实际支付的股权转让款为人民币1921145元,其中的店面出售款人民币150万元谢某在取得后的两日内,应当给某某公司借款人民币27万元作融资援助,期限为两个月,此27万元由某某公司或张某某分两个月偿还;张某某将在美国KINGSTON FOUNDRY & MACHINGINC公司的全部股权以美元2.6万元折合人民币215245元出售给谢某,张某某持有的该公司全部股票应当向谢某交付,此款也折抵股权转让款;金沙江路69号底层店面因此次出售而产生的面积损失计人民币114239元,由谢某负担,在股权转让款中扣除;同时,该店面因出售而产生的增值利润人民币195295元,归某某公司或张某某处分;数者相抵后,张某某还应支付的股权转让尾款人民币1060971元,从协议订立后第三个月起分十二个月付清。

  上述事实,双方当事人没有异议,应予确认。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认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八十四条规定:“债是按照合同的约定或者依照法律的规定,在当事人之间产生的特定的权利和义务关系。享有权利的人是债权人,负有义务的人是债务人。”“债权人有权要求债务人按照合同的约定或者依照法律的规定履行义务。”“3·13决议”是被告某某公司的董事会为原告谢某与被告张某某之间的股权转让事宜达成的协议,各方当事人均应恪守。

  根据“3·13决议”,被告某某公司愿以其所有的房屋抵顶被告张某某欠原告谢某的股权转让款,属于债的加入。某某公司在本案中承担有限责任,即仅在用于抵债的房屋范围内承担债务清偿责任。

  关于作价抵债的房屋,被告某某公司应当按约定的价格过户给原告谢某抵债。关于约定以一定的价格出售后抵债的房屋,由于该房屋至今没有卖出,并且现在也没有买家能恰巧以“3·13决议”中设定的价格购买此房,因此决议中对该房屋约定的处理方式已失去履行基础。在不危及某某公司其他债权人利益的情况下,对该房屋可通过双方当事人重新作价或者由某某公司自己出售后还债的方式履行。某某公司出售此房后用于还债的价款,如果不足原约定的还款数额,差额部分由被告张某某补付,与某某公司无关。

  债务人应当无条件给债权人还债。在各方当事人议定如何支付被告张某某欠原告谢某股权转让款一事的“3·13决议”中,关于谢某应当借款给某某公司作融资援助的条款,显然是债务人利用还债为条件,违背债权人的真实意思达成的,不符合合同应为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的法律规定,是无效条款。

  “3·13决议”中,关于被告张某某将美国KINGSTON FOUNDRY & MACHINGINC公司的全部股权作价折抵给原告谢某一事,张某某没有举证证明其已将相关股票交付给谢某,而且此举涉及到境外公司的股票转让程序,故本案对此不予处理,由谢某与张某某另行解决。

  [案情结果]

  综上,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于2002年3月31日判决:

  一、被告张某某应予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向原告谢某支付股权转让款40万美元或人民币331160元。

  二、对于被告张某某在前款中的债务,被告某某公司应以各方约定的财产(上海市金沙江路65弄7号404室、上海市金沙江路69号底层店面房)为限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具体履行方式为:

  (一)被告某某公司将上海市金沙江路65弄7号404室之房产过户给原告谢某,该房屋作价人民币421145元。

  (二)被告某某公司出售上海市金沙江路69号底层店面房,以所得款项偿付被告张某某在本判决第一款中的债务。

  三、对原告谢某的其余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6568元,财产保全申请费人民币19520元,共计人民币46080元,由被告张某某负担。

  宣判后,双方当事人没有上诉,一审判决发生法律效力。

  • 上一篇:张某某起诉行使股东知情权一案
  • 热点推荐

    回到顶部